童の言丨Z.X.Dan

想要以画为生的童孩纸大人

繁忙时在天空做勇猛的雄鹰 闲暇时窝在小屋里做孤独的战士——童の言:)

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对着自己的头脑和心灵招兵买马,不气馁,有
召唤,爱自由

你必须足够优秀别人才会认可你,但在成为那样的优秀之前,所获得的认可才是最珍贵的(愿自己成为自己足够珍贵的认可,不需要依靠谁,由此至今做自己)

B20

早上被团团包围,现在竟然找到个好位置坐 看着灿烂的日落,不禁拿出了手机, 一通乱拍后 就静等目的站了 渐渐的车上的人就多了起来 ,坐在位置上的我总会担心起来 ,因为我得留意是否给要那些人让出我的位置,这个也是我不怎么喜欢坐着的原因,我更喜欢站着在无所事事的时候,跟随耳机里的音乐,漫无边际的让自己的思绪万千,我只管关心最后的目的地,到了就下站。
毕竟漫长路程常常要浪费掉几乎什么也干不了的时间,像以前走路去上课的那段路程一样,我写不了作业画不了图,也看不了书,你说对吧! 但你可以随便想一些事情的
So~我不愿意坐到我心分心的座位上 这时上来了一对有些年迈的夫妇,我试图让位的时候还往晚身后抛了一眼,车上还是有空位置的,这让我有点犹豫起来了,而这对爷爷奶奶就在我的旁边停了下来,一副一站到底的样子,眼神里毫不在乎要坐位子的只静静的看着前方…… 我的晕动症又犯了,我想大概是已经好久好久没坐这乘车了,我一边手搭着前面的车杠让头靠在自己的手上,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动作总让我觉得好点,如果靠在背靠上我会觉得挺难受的,很奇怪吧~~
大概没过一两分钟吧,我余光没离开过老奶奶紧紧握住我左边的扶杠 就这样我试图站起来要让奶奶坐我的位子,她来回摆着手说,不用不用,我们很快就到了 就这样我又坐了下来,我真的希望他们下一个站就到了啊,,然后颠簸的车子开过了两个站,这对爷爷奶奶还是没下站 于是我又站了起来给想奶奶让坐,她又是那样说,我们很快就到了 我就无奈的只好对她笑笑 我开始注意她了,先是一开始刚刚就发现她耳洞那里好像是有个什么东西,开始我以为是长了什么东西,不敢多看,所以一开始就没看清,现在我看清了,不是耳朵长出来的什么东西,我想那应该是助听器来的,小小的耳朵左右都塞着,但奶奶的听力也好好啊,我当时说话时也有些犹豫,因为不知道用普通话还是粤语好~~ 但我还是先用普通话和奶奶说话的,奶奶也是用普通话来拒绝我的 奶奶最后一次拒绝我后对我笑了笑,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那个笑容好美 我不禁拿出了手机来,,可那是一个有点短暂的笑容,只出现一下子,没打算还停留在我镜头里 然后我想起了前几天那个和我聊了好几个站的司机大叔 当我开始几乎每天都要坐公交的时候,我就想,如果天天这样下去,我会不会和公交车上的司机也可以混个熟脸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能和一些不认识的人开始一段我们有点熟的关系,学校饭堂某个打菜阿姨,某个打饭的小伙子,管宿舍的某个阿姨,菜市场买鸡的夫妇…… 尽管这样的人从来就不少,但坐了这么多次的公交,我还没遇到某个公交司机~~
就是开始零零星星的认得这个这个是我之前坐过他开的车,那个在我一边跑一边试图招手不要那么快开走,在最后还是愿意等了我一下的司机 就是前几天刷新了这样的页面,又是一两我追着快要开走的B20,我虽然停不下要追赶的脚步,但其实是抱着太迟了要等一下辆的心在跑。我试过不止一回跑到门前,司机还是铁定按下关门按钮就这样潇洒的开走的 可前面那辆B20真的像要等待我似的,我惊喜得还没跑上车就连连点头说谢谢,用的也是普通话,我虽然好激动但还是不想让别人看出这样的我来,所以我当时就控制住自己声音,不留意的家伙可能就听不出来 我习惯性的一站到底,握着司机后面护杠,车子开始前进来,我的小激动跟随耳机里的音乐变得安静了起来,我又要沉浸到自己的想法里去了,, 后来我会发现司机会偶尔回头看看 我也八卦性也跟着看看,没什么啊然后又看看窗外的风景了
B20一站又一站的开向我的目的站,忘了是在那个站停下来的,乘客陆陆续续的下车,空歇间司机竟然直起来身侧着往后看,我也好奇的跟随其他目光的方向,他带友善的浅笑对我说,睇下有冇稳个位坐 我笑笑摇摇头,啊我都忘了当时怎么说不用的 大概也是挺惊讶的,我想起了刚刚是用普通话对他说谢谢的,可这么突然的他竟然用本地的广州话和我说话,难道他没有注意我刚刚用的是普通话?~ 紧接着他就熟练的开动B20,继续前进,伴随着这个动作他和我说之前一个乘客站着一边玩手机,刹车的时候他就撞到了钱柜,还给我指了指那个他说的地方 我就适当性的回应他,不敢显得太热情(因为我留意过公交车上的标语:当司机在驾驶时请不要和司机搭讪,说话) 车上司机接又开始问道,你现在还在上学吧,在我还没回答他的时候,他抬头看了看上面的后视镜,看你的样子还是个学生吧!他自己这样有点肯定的说 然后他开始像个老友的和我拉起了家常,和我说他女儿认识一个不错的小伙子,但家庭经济条件不怎样,这样的两个人将来的压力大啊……他一个老友早结婚的女儿后来婚变…… 我有点有点听,有时一些简单的回应,还是那句不要影响司机开车的标语在影响我,我还试图帮司机留意一下路况,但听下来,我觉得司机大叔并不要我太多的回应,他只想和我说说话,就这样一站又一站,我变得有点担心起来了,因为我知道自己好快就要到站了,如果有时间我真想装作我离目的站只是刚刚开始 如果能成为一个人 乐于向你诉说的 单纯的倾听者,真不错的 总是有点遗憾的,后来我还是和司机大叔说我了“我到左”,拜拜手再见,下车了 不知道以后还会遇见不,如果他还认得我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做个静静的倾听者了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