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の言丨Z.X.Dan

想要以画为生的童孩纸大人

繁忙时在天空做勇猛的雄鹰 闲暇时窝在小屋里做孤独的战士——童の言:)

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对着自己的头脑和心灵招兵买马,不气馁,有
召唤,爱自由

《请回答2017.7.06的一个梦》文/童の言

如果你打算看

答应我   先 、避 开

(括、号、里、的、所有文字)不要看!!

然后 你、想、怎、样、看、就 怎 样 看!!

(。•ˇ‸ˇ•。)不许造反,造反的偷偷干!,不许告诉我

□□

㊣……我模糊的看见家里客厅的地上铺了好多一张又一张的画,我有点“饥”荒  迫切想知道这些都是来自谁的,其实内心里被这些画给震到了,爸爸妈妈妹妹他们都坐在家里那套大理石的沙发上看画,画多到他们脚下鞋子都可以触到它们,匆忙中妹妹出现在一小群众中,我隔着他们向妹妹问道:这些,,是那个

(要吐出这个人的名字,我意识到要轻轻的,像我差不多快忘记的样子,总知就不能让人发现我是深刻的记得他的,毕竟我们好几年都没见过面了,我的小学同学啊。。不能否认的,虽然我记名字的能力不咋地,但生命里有些人,不管是名字还是关于他的事情留在我脑海里的牢固得我自己都惊讶,曾经曾经我想把生命里遇到的每个人自己觉得特别的人都积攒到自己身边,我想最幸福的样子就是身边有一大帮这样的人儿了,一呼百应,热闹无比……可现实里我却与这些人一点一点的失联,留在我身边的只是这些珍贵 美好而牢固的回忆。。有时我却好讨厌这样的自己,为什么我有那么多记在心底的朋友,为什么我没试图让这些朋友出现在我生活的现实里呢!与其这样不如做个失忆的人活得空白快乐。。其实如果有传说中的聚会什么的出现,我也不会给自己参加的机会,毕竟我会想到实际上我和好多人,甚至是留在脑海里的人都没好好的握过手,彼此认真的认识过,作为一个默默的旁观者我可能就足够了——抱歉那些没了联系的人们,只能让你们在我脑海里活得栩栩如生了)

㊣,那个 超杰画的吗?
我显得嘀嘀咕咕的好像还说了两遍,可从妹妹那里我得到的竟是一个女生的名字,而这个名字我听得迷糊

(妹妹是个不大喜欢说话的家伙,常常我听不清她说的,会再请求她再说一遍时,她有时是会生气的不愿意再重复的,所以常常答案不是我迫切的想知道,重要的,我就会表示我已听懂的了,比起听懂我有时选择不让她生气,,然而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啊~~当然不可否认的,我们每个人都不喜欢重复吧!我敢说我就是这样的人!!,大概是这样的吧——常常心里好努力组建好的语言说出来都铿锵有力,充满激情的演绎可不允许——“抱歉,你刚刚的我都没听到~~”还有就是我可能是个喜欢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人,所以耳朵不太好吧,然而我好期待你的二次演绎,给我心侧耳倾听的机会,不要让我错过重要的“演绎”,这样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我不是一个让你生气讨厌鬼——试着把我换成你,是不是也是你想对我说的呢!)

㊣,但梦境里设定她是一个和我一同画画的女孩儿,尽管我们不熟悉,但起点是相同的这里照射出她后来的进步尽显我的妒忌和失落、失落

(现实里我这段时间都没动笔画画了,严重的是如今的进步真的不咋地啊,这个女孩儿的画在众人皆醉时,我心里由然的惭愧 惭愧,其实如果每当我没把空闲的时间用来做些有意义,比如画画的话,我就会恍恍惚惚的变得不高兴~~我讨厌这样的自己,但这样如果服从这样的自己可以让我打从心底的快乐。。这么说我想起之前做的一个梦,我梦里表姐跟我说表妹的英语过八级了,我起来擦完牙,当即就背单词,坚持了几天然后一切又夭折了~~)

㊣,我自默认听清那个女孩的名字后过后点点头,然后我低着吃惊 失落的头和一颗爆发小妒忌的心,对!这样的爆发使我小拼命的看画,想看看“有多惊人的”还有带着坏心思 想看看“有没有差劲的”,,终于我翻到了塑料袋子一打一打的,就是那些初学画画的静物画,画的全是瓶子水果帆布组合的,,我一一找了出来,一张一张翻看

(其实在寻找的过程中我脑海里就出现一幅——一个穿着淡淡粉红色雪纺连衣裙的女孩,在后方阳光的照耀下举着编织草帽,草帽边还系着像头纱的丝绸,长长轻盈的在风中飘逸,还有点我喜欢的淡淡水绿色,在风中飘逸起来像风在平静的碧湖荡起的层层嶙峋~~借着阳光显得格外的明晃晃,像带着光,生动极了。。然而我并没在那堆画里发现它,,有时出现在我脑海里的画面,常常就这样无中生有的,我不知道是惊讶我的想象力还是我真的在那里遇见过,只是想起来了而已,我想都有的,如果要确定这点,我能想到的就是——我得透过一个从来没见过阳光的,可以说是来到这个世界那一刻就失去光明的人,深入他体内透过他看见他所“看见的”东西,这大概就是人的形象力吧,这么说我想到了海伦·凯勒,可她不是一来到这个世界就失明的吧,而她后来一个不错的老师,等等我还想起了老师会教她触摸一棵棵树,一片片叶子……看来人儿的想象力还是一件挺复杂的事儿来的。。而人们大多数会习惯的把想象力和视力的关系看得更亲密些吧。。不得不说我小的时候竟会觉得视力是一个人最重要的部分了,失去他就是最惨的了,那时我会偷偷试图练习闭着眼睛走路,找东西……我想如果我能闭着眼睛练习好这些,将来的一天我失明了就不怕了)

㊣不管在色彩上看还是构图,都显得不足,对比我画的静物画我有点小窃喜,不管在色彩还是构图都不比她的笨拙了,然而刚刚出现在我脑海里的画使我有点吃惊和颤抖,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就是我虽然尽可能的讲述我看见、感觉到的,但梦境里都显得模糊,不清晰,,还有那女孩画得优秀的画我更是没能细细看到,所以我想看看另一些的,而当我抻手想拿过时都被匆忙传阅,当即我就把手放下了,先没急着看大家都想看的

(现实里我就是这样,要“努力”争取的东西,我常常不会要,我喜欢等到别人都不要时,高兴的拿起来,那种感觉就像——嘿,你是我的啦,只属于我的了。。嗯嗯,我当时想到的就是等到热闹的人群散去,我再细细拾起,一个人想怎样看就怎样看……前段时间我常常坐公交,在没有时间要求的情况下,尽管下起了大雨,我在不整齐的队伍里排着靠前,可我还是在匆忙中等了两趟公交,第三趟才是把我载到目的地~~小时候我好想要妹妹喜欢的一个小玩意,我开口要,好几次了,她还是不给我,于是我就生气起来,她最后递给我时我就一副死都不要的样子,嗯嗯,,我没有生她的气,我生的是我刚刚如此“努力”的样子,对,现在变得如此狼狈,我讨厌狼狈不要脸的自己,我为这样生气,有病吧!(。•́︿•̀。)……原来是我不想把头发衣服都打湿了,还上不了公交车!!哼、如果真的要拼命我会把挤我的人衣服都扯着,使劲拼上去的的,伞我都可以不打了,前面很狼狈,但后面湿着头我都会发光的靠在车杠上偷笑的~~如果妹妹哼的一声,嘟囔给我又不要了——不要就不要!!或许我又会不要脸的说拿过来啊,然后她会说,刚刚是你说不要的啊,我就会哼的一声,带着假哭腔喊:给我,给我啊……要不抢都要抢过来,
(•̀ㅂ•́)و✧ 我就是这样的不要脸啊~~
我不挣,但确定是我的,有时“追”起来可以很不要脸的~~)

㊣然而就是这样的我让我现在都好后悔,因为闹钟响起的那一刻,把我带回到现实,我离开了那个梦境,错过 了待热闹的人群散去留我一个人安静的看画

─ end ─

嘿,现在你可以回去想怎样看就怎样看了

٩(ˊᗜˋ*)و

(我抽离迷糊的自己朝手机闹钟响起的方向走去,耳边回荡我自己在梦境时说的话:……她的刚开始的画不管是颜色还是构图方面,可以说都没我的好,但现在看来她的画都画的好好啊,嗯,真的挺棒的……

虽然挺后悔,没在梦境看清楚那个女孩剩下的那些画,但我想这是希望我在现实里能放映出另一个清晰的画面吗:) !

(说这翻话的时候,我思绪再次闪现:刚刚自己可以轻易找到她的初画,能较清晰的看到她的色调偏冷,多是使用深蓝,灰,黑……我认为悲伤的灰暗色调,而那些她画得好的画,我却看得模糊,但我确定那是模糊的阳光颜色。。是的,现实里我总是轻易的在意到那些不快乐的人儿,甚至在微笑的嘴角后还是发现对方有那么一丝的悲伤色调,这点我小时候就有了,虽然我也惊讶班里那个笨拙女孩的妈妈为什么跑来和我说话,我不否认那女孩扎着两个高高“牛角”,窄小额头下有点上翻的眼睛,手指有时会碰一下小塌的鼻子,可她总不会试图弄走鼻孔里淡黄色的液体,我也怎么喜欢这样笨拙的她,但我不希望她身边的座位总是只有她一个人,我会情不自禁的跑到她那儿看看,然后我又会看见跑过来弄乱她文具盒的家伙,我会拨过捣蛋的手,整理起来,然后呼叫,你收起来,不让他有碰的机会。。小时候“猖狂”的我,做什么都随意,,长大的我只会好奇苦恼他们为什么又不快乐了,如果告诉我会不会好点呢,只是我不再随意,因为在长大的世界里我已经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快乐了,长大了快乐不快乐都可以变得不清晰,因为长大的人都渐渐的学会伪装,毕竟“笨拙的女孩”真的不多。。

"Do not worry about smiling,my mouth hardly ever smiles,but it doesn't mean I'm not smiling in my brain."

“别为微笑而忧虑,我也很少在表面微笑,但这并不表示我没有在心里微笑”

——不是我说的,是我喜欢的电影《玛丽和马克思》里的

愿你活得真实随意自然)

        谢谢加你入这个梦境

        嘿,你试图解剖过你的梦境吗

        嘻嘻,我的能力只到这里了

        如果有机会下一个梦见

        最后特别感谢耳机里的陪伴背景音乐

伟大的曝光一下我创建的一个歌单╯﹏╰好抱歉啊,本人竟然不知道在文字编辑哪里插入图片,如果有意者请叨扰我

给看得不清不楚 稀里糊涂可能还看到两遍以上的你,你可收好啊,乖 ╯﹏╰

        ─End─

PS:╯﹏╰  好抱歉啊,本人竟然不知道在文字编辑哪里插入图片,图片粘贴过来就乱码了。。
如果有意者请叨扰我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