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の言丨Z.X.Dan

繁忙时在天空做勇猛的雄鹰 闲暇时窝在小屋里做孤独的战士——童の言:)

不结婚了 快跑
。。
无论是谁都有青春
因笨拙而更显美丽的
闪闪发光的时期
一无所有 所以无所畏惧

24岁我的青春
我依然不稳定 但已经很完美了

─END─

╯﹏╰

嗯 虽然总是不稳定 但这样也挺好的
不是么
如果我现在就可以预见未来
大概就没有活下去的打算了
(: )~
可能是 不结婚
所以才想要努力点
我记得《爱玛》有这样让我共鸣的一段话:

我不会变成贫穷的老处女,只有贫穷才会使独身者受的公众的蔑视!一个独身女人如果收入微薄一定非常可笑,准会惹人讨厌,老处女!正好是少男少女的笑柄;不过一个富有的独身女人从来都受人尊敬,可以像任何人一样有理性,一样愉快。

——简·奥斯汀 爱玛

我不能强求什么南朋友,就连朋友我都……
我唯一能要求的是做个积极向上的自己
尽可能不麻烦别人
给不了别人欢笑也得管好自己的快乐
嗯 做个快乐的人
在不知道是今天的末日还是明天的将来
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swag~~

B20

早上被团团包围,现在竟然找到个好位置坐 看着灿烂的日落,不禁拿出了手机, 一通乱拍后 就静等目的站了 渐渐的车上的人就多了起来 ,坐在位置上的我总会担心起来 ,因为我得留意是否给要那些人让出我的位置,这个也是我不怎么喜欢坐着的原因,我更喜欢站着在无所事事的时候,跟随耳机里的音乐,漫无边际的让自己的思绪万千,我只管关心最后的目的地,到了就下站。
毕竟漫长路程常常要浪费掉几乎什么也干不了的时间,像以前走路去上课的那段路程一样,我写不了作业画不了图,也看不了书,你说对吧! 但你可以随便想一些事情的
So~我不愿意坐到我心分心的座位上 这时上来了一对有些年迈的夫妇,我试图让位的时候还往晚身后抛了一眼,车上还是有空位置的,这让我有点犹豫起来了,而这对爷爷奶奶就在我的旁边停了下来,一副一站到底的样子,眼神里毫不在乎要坐位子的只静静的看着前方…… 我的晕动症又犯了,我想大概是已经好久好久没坐这乘车了,我一边手搭着前面的车杠让头靠在自己的手上,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动作总让我觉得好点,如果靠在背靠上我会觉得挺难受的,很奇怪吧~~
大概没过一两分钟吧,我余光没离开过老奶奶紧紧握住我左边的扶杠 就这样我试图站起来要让奶奶坐我的位子,她来回摆着手说,不用不用,我们很快就到了 就这样我又坐了下来,我真的希望他们下一个站就到了啊,,然后颠簸的车子开过了两个站,这对爷爷奶奶还是没下站 于是我又站了起来给想奶奶让坐,她又是那样说,我们很快就到了 我就无奈的只好对她笑笑 我开始注意她了,先是一开始刚刚就发现她耳洞那里好像是有个什么东西,开始我以为是长了什么东西,不敢多看,所以一开始就没看清,现在我看清了,不是耳朵长出来的什么东西,我想那应该是助听器来的,小小的耳朵左右都塞着,但奶奶的听力也好好啊,我当时说话时也有些犹豫,因为不知道用普通话还是粤语好~~ 但我还是先用普通话和奶奶说话的,奶奶也是用普通话来拒绝我的 奶奶最后一次拒绝我后对我笑了笑,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那个笑容好美 我不禁拿出了手机来,,可那是一个有点短暂的笑容,只出现一下子,没打算还停留在我镜头里 然后我想起了前几天那个和我聊了好几个站的司机大叔 当我开始几乎每天都要坐公交的时候,我就想,如果天天这样下去,我会不会和公交车上的司机也可以混个熟脸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能和一些不认识的人开始一段我们有点熟的关系,学校饭堂某个打菜阿姨,某个打饭的小伙子,管宿舍的某个阿姨,菜市场买鸡的夫妇…… 尽管这样的人从来就不少,但坐了这么多次的公交,我还没遇到某个公交司机~~
就是开始零零星星的认得这个这个是我之前坐过他开的车,那个在我一边跑一边试图招手不要那么快开走,在最后还是愿意等了我一下的司机 就是前几天刷新了这样的页面,又是一两我追着快要开走的B20,我虽然停不下要追赶的脚步,但其实是抱着太迟了要等一下辆的心在跑。我试过不止一回跑到门前,司机还是铁定按下关门按钮就这样潇洒的开走的 可前面那辆B20真的像要等待我似的,我惊喜得还没跑上车就连连点头说谢谢,用的也是普通话,我虽然好激动但还是不想让别人看出这样的我来,所以我当时就控制住自己声音,不留意的家伙可能就听不出来 我习惯性的一站到底,握着司机后面护杠,车子开始前进来,我的小激动跟随耳机里的音乐变得安静了起来,我又要沉浸到自己的想法里去了,, 后来我会发现司机会偶尔回头看看 我也八卦性也跟着看看,没什么啊然后又看看窗外的风景了
B20一站又一站的开向我的目的站,忘了是在那个站停下来的,乘客陆陆续续的下车,空歇间司机竟然直起来身侧着往后看,我也好奇的跟随其他目光的方向,他带友善的浅笑对我说,睇下有冇稳个位坐 我笑笑摇摇头,啊我都忘了当时怎么说不用的 大概也是挺惊讶的,我想起了刚刚是用普通话对他说谢谢的,可这么突然的他竟然用本地的广州话和我说话,难道他没有注意我刚刚用的是普通话?~ 紧接着他就熟练的开动B20,继续前进,伴随着这个动作他和我说之前一个乘客站着一边玩手机,刹车的时候他就撞到了钱柜,还给我指了指那个他说的地方 我就适当性的回应他,不敢显得太热情(因为我留意过公交车上的标语:当司机在驾驶时请不要和司机搭讪,说话) 车上司机接又开始问道,你现在还在上学吧,在我还没回答他的时候,他抬头看了看上面的后视镜,看你的样子还是个学生吧!他自己这样有点肯定的说 然后他开始像个老友的和我拉起了家常,和我说他女儿认识一个不错的小伙子,但家庭经济条件不怎样,这样的两个人将来的压力大啊……他一个老友早结婚的女儿后来婚变…… 我有点有点听,有时一些简单的回应,还是那句不要影响司机开车的标语在影响我,我还试图帮司机留意一下路况,但听下来,我觉得司机大叔并不要我太多的回应,他只想和我说说话,就这样一站又一站,我变得有点担心起来了,因为我知道自己好快就要到站了,如果有时间我真想装作我离目的站只是刚刚开始 如果能成为一个人 乐于向你诉说的 单纯的倾听者,真不错的 总是有点遗憾的,后来我还是和司机大叔说我了“我到左”,拜拜手再见,下车了 不知道以后还会遇见不,如果他还认得我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做个静静的倾听者了

其实每个人心里
都隐藏着有一两个这种痛心的事
整理好或者整理不好都会继续生活下去
之后渐渐的就变平淡了
你也会变成这样的
♥~~
单恋的好处之一就是
自己能决定什么时候分手
我那颗未经允许就擅自浮躁的心
从今天开始要收起来了
辛苦了 我的心
你真的努力燃烧了
———————
至今单身
说不明白喜欢过谁
也搞不清楚是否被谁喜欢过
但我任由自己重复倒回
一定要好好的把话都截下来
想办法把它们都拼凑好
真正喜欢的东西
大概是要以我的名字标记
嗯 是的 你是我的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它们很温暖,我注视它们很多很多日子了。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尽管长着碧叶。 你说我在做梦吗?人生如梦,我投入的却是真情。世界先爱了我,我不能不爱它。
——《人间草木》

画画时遇见那一首歌和一段像为画配的话
感谢了不起的遇见:)

我属于这样一类人,总是处在所属群体的边缘,不仅看到了自己所属的群体,而且还看到了群体周围的那片广阔的空间。

——费尔南多·佩索阿 不安之书

今天晚饭
香菜烧鸭
有点晚为了避免你们加餐
看起来还不错的烧鸭放在图2了
———————
小时候不喜欢吃香菜
因为味道特怪
甚至觉得吃生香菜会头晕

长大渐渐开始接受
甚至有点喜欢

今天超市里我喜欢的青菜要一大把买
生菜又不怎么新鲜
so就选择了香菜
本来想好买排骨的
因为肚子饿了
买烧鸭热起来会快点
~~只有一个锅
先熬了粥倒到碗里再热烧鸭
不容易得吃饱啊:)

————————
只是粥真难看啊
要是在家妈妈肯定又得骂我了
就是我煮给自己的
不管怎样都不介意
然而并不觉得难吃
对吧
自己总是最理解自己的人

外婆说,要大笑,要做梦,要与众不同。人生是一场伟大的冒险
►献给每一个依然热爱故事的大人

内心的感受比外面的大道理重要——知乎

#记录一些饱满的心情#
童在言

□孤独是饱满的 寂寞才是空虚

□发得了图片 就给不了你听我在听的音乐

□没有怎么了 只是突然变得sad

□公开展示的独白 像裸奔

□路人 —— 一个悲伤的名词、一个孤独的                动词

□无人时找块镜子 看着自己哭

□天 妒英才  无人管傻子的死活

□没爱人的能力  因为从没感受到被爱

□如果你是我的孩子  我希望我能好好爱你

□当那些幸福的感觉再没能记起来了 就变  得不幸了

□无端的被讨厌——疑惑后悲伤
    无端的被喜欢——疑惑后害怕

#給白卡卡的回信#

To:白卡卡

不知道是因為小時候看動漫的原因,還是因為骨子里就自帶點不實際的毛病,,你說的我有看過哦,除了宮崎駿爺爺的就是喜歡新海誠的了,,,只是這樣漫長的日子里,我再也不易遇到自己喜歡的動漫了,,國外也有喜歡的,eg:瑪麗与馬克思(摯愛啊~~
有時我覺得美好的東西總不會太少,只是遇見這些大概也需要點運氣……美好的人也是么?這點我衹能松松肩膀了……
…現在我開始了自己一個人生活,自己一個人吃飯,自己一個人睡覺。。儘管每天夜裡常常突然醒來……但我至少證明我可以啊,我會努力讓自己快樂的天性茁壯成長,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
…對人我一直都不夠自信的,即使我努力付出,但都不敢抱有美好的願望,,但我相信努力在自己喜歡的事物上的美好願望有存在!……我可能沒有愛人的能力,,可能一直都如此——這次离家這麼久,我幾乎沒有多少次主動給媽媽打電話,也害怕她打電話給我……身邊的也沒喜悅的心情想要主動聯繫誰。。或許孤單,但我沒有太多悲傷的情緒呢
…或許我挺適合一個人的

嘻嘻,希望你好好的

From:童の言

□□□
“你在幹什麼啊”
我在等你寫信給我
嘿,可以的請給我寫信吧
像電影里的  瑪麗和馬克思
那樣 好不好

在人身道的路上,那年13岁的汤米要照顾精神世界已死的母亲,结识了已经四十岁但内心却只有十一岁的挚友……

影片原名《House of D》
心碎往事是这个片子的译名,可能是出于对剧情解读的考虑。但更让人心碎的是,现实中,这个故事中的两位主角,饰演汤米的安东·叶利钦和饰演帕鲁帕斯的罗宾·威廉姆斯都已不在人世。罗宾威廉姆斯2014因抑郁自杀身亡,而安东在2016年因一场车祸去世,享年27。